淡 水 風 雲

LYS,黃歡整理 5/14/1998


《犬 殤 1998》

小宜 2/22/98

LYS註:小宜為了救狗,冒雨趕去淡水的流浪狗收容所,但遲了一步!以下是她在吉諾的哭訴:

今天下午匆匆趕去淡水的流浪狗收容所,想抱出昨天來時發現一隻已全身腫脹脫毛、滲著血、下半身殘廢,奄奄一息的大型狗。只因為昨天夜裡耳邊總響起牠看見我時嗚咽的哀求聲,我想今天說什麼也要把牠帶出來。

我站在一排空蕩蕩的狗籠前凍住了,一切都太遲太遲太遲太遲太遲…了!

所有的狗,昨天那些全身濕淋淋、在強勁的海風下瑟縮著等待援手的三、四十隻大狗及幼犬,在今天早上已全部被處死了,一切都太遲了。

我瘋了似的在一旁的垃圾山來來回回的找,希望能找回牠們,即使一隻也好,也許還有活著的。在垃圾山靠海的方向,我找到一個淺坑,裡面是一隻隻的狗屍,層層疊疊,殘缺不全的簇擁在一起,似乎被焚燒過,這是我昨天下午看見的牠們嗎?我實在不願意相信…

猶記昨日看見牠們哀餓受凍受苦時心中的不捨,怎知今天牠們到底受了什麼樣的苦,心裡好痛好痛,好歉咎。

有好多隻狗昨天看見我時,搖著尾巴希望我能摸摸牠們;有的則用深情的眼光看著我,眼睛彷彿會說話;甚至有的看見我來,即發出低低嗚嗚的哀聲哭訴;而我昨日竟沒有伸出手給牠們最後最後的一絲絲撫慰…

牠們是被毒死、打死或燒死,不得而知。有一位清潔隊員悄悄告訴我,今天早上之所以要『全部處理』掉,是因為快過年了,收容所過年期間沒人餵狗,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全部處理』掉,等過完年再開始抓狗。

這就是為何一夕之間,所有的狗都驟然消失的真相…也解開了我昨日來時,狗食槽裡乾乾淨淨的連半粒狗食也找不到的疑惑;原來他們在做了處死狗狗的決定後,就開始不餵牠們了…


來自日本的呼應

Toro 1/22/98

我無話可說…真的無話可說…可是,請容我說一句話:

不是我偏袒日本人,日本人在這種情況,絕不會因快過年,就擅自提早處理保健所籠內的狗狗。即使早一天晚一天,狗狗的命運都是死路一條!若在日本,保健所堛漯砥A反而會因要過年,或是碰到週末假日,而多活幾天。

日本街上見不到流浪狗,因為養不下去的飼主,會自動將狗狗送至保健所。保建所收容棄狗的時限是六天,分六個大籠房。行政人員每天會清掃籠房,我曾親眼看過籠房,很寬闊,很乾淨。

新棄狗第一天住第一間籠房,逐日移房,直至第六天,仍無人來認領的話,才被處以二氧化碳瓦斯死刑。這其間,如果碰到假日,籠子堛漯秩N能多活一天。


自由日,
不自由的狗

施子 1/23/98

Toro,妳就不要再講那些讓我們這些台灣人都覺得羞恥的事了!…

昨晚看了這則新聞,提醒我如果還有收容所要殺狗,今天是「最佳時機」。一早趕緊打電話給咱們環保局長拜早年。我們這位局長是讀書人,不像官僚,是很不錯的官。詢問之下水肥廠過年有人值班,不致大開殺戒。

其實我們最希望和環保局、清潔隊保持良好關係,這點很重要…


有刺激才有進步!

Toro 1/23/98

我也是半個台灣人,且是高雄土生土長的南國姑娘﹝對了,已非姑娘啦﹞,雖沒有目睹台灣流浪狗的慘狀,但是光看妳們的文章,我也會心疼,不忍心啊!

我能做的,只是盡量給予刺激而已。想想我孩提時代的台灣,狗好像還不至於落魄到今日這種地步。


要 求 立 法

莊子 1/23/98

如果沒有立法,勢必衍生『犬殤1999』『犬殤2000』…

如果沒有立法,捕狗大隊弟兄們,仍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肆無忌憚的在淡水街上、在學校後門、在上學尖峰時段,當著所有小朋友的面,扮演劊子手的角色,活生生的演了一齣『終極流浪狗』,逼真又令人觸目驚心。

每天清晨七點,總是和捕狗車在淡水街上擦身而過,從不遲到。車子側面,綁著宣傳布條:「愛牠就不要丟棄牠」。當他們用鐵絲緊緊箍住狗兒的脖子,用力的甩上車時,狗兒的慘叫聲,引起路人駐足觀看,他們看到了狗還是宣傳布條…

不巧『終極捕狗車』開到我住的社區外,親眼目睹那兩位仁兄將奮力抵抗、掙扎、搏鬥的小黃,鐵絲箍著脖子整整拖了二十公尺,用熟練的技巧與角度甩上去,不忍卒睹。

到垃圾場將小黃領出,四肢腳底肉蹼,全部皮開肉綻,全身顫抖,無法行動也無法進食…


人 間 煉 獄

莊子 1/31/98

淡水流浪狗收容所內,老鼠比狗口多,隻隻大如滿月小狗,肆無忌憚搶奪狗食。位處海邊垃圾場內,面臨東北季風吹蝕,毫無遮風避雨處,可以想像還有什麼形容詞比人間煉獄來得更貼切。

每隻狗狗…生下來似乎只為了承受折磨等待死的來臨。期待牠們的靈魂再次輪迴時,別再當台灣的流浪狗。


淡水淒風苦雨

小宜 2/23/98

淡水公立收容所在經歷過新年集體大屠殺後,到今天又增加至32隻。那裡氣溫極低又濕,小型犬撐不了幾天就會被凍死。上述的32隻狗,半數以上都被海風吹得奄奄一息。

淡水現在淒風苦雨的,牠們連遮風避雨的基本設備都沒有,全身濕淋淋又得被海風刮,真希望全都死了算了!

淡水收容所的設備可在「犬殤」一書第80頁找到, 只是現在更破爛了!


擋 風 棚 計 劃

小宜 2/26/98

收容所遮風帆布的施工,已找陳先生估價中。他是流浪動物之家焦主任介紹的,也是愛狗人,現在負責清運動物之家所有的狗貓排泄物,同時也是狗義工。動物之家的遮風棚也是他做的。

他聽到我們的計畫,二話不說就答應配合。但是我們得先和鎮公所交涉同意我們去施工,否則一切準備皆罔然。雖然我們出力出錢,但是他們未必同意,因為他們對保護動物人士十分敏感與排斥。

明天會有華視去採訪動物之家,他們將建議華視改去公立收容所採訪。希望藉由大眾媒體使更多人關心臺灣流浪動物的處境。

插曲:這種天會出太陽嗎?


今 天 出 太 陽

Gimy 3/2/98

到了淡水,莊子和小宜已經準備好帆布,買了鐵絲後我們就去收容所。和警衛打過招呼後,就在工頭莊子的帶領下開始幹活!

我爬進關小狗的欄內,清了裡面的大便,放了兩個小籠,讓牠們可以進去睡,就不用睡濕濕的地上,大伙擠一起也較暖和。

莊子和小宜在綁帆布,我們這訓導主任的身手真不是蓋的,我懷疑莊子是不是利用課餘兼差到處幫人架擋風棚。

太陽下山前就完工了,我們一致認為搭得真好,不過還是非常冷,小狗區的狗都才一兩個月,唉,怎麼活得下去…

插曲:Gimy作工友有特權?
插由:我是工頭 - 莊子


謝 謝 大 家!

小宜 3/2/98

- 讓狗狗在被推向生命終點前,仍能受到愛的潤澤 -

此刻,淡水冷冷的空氣中正飄著雨。但是從昨天晚上起,收容所的狗狗再也不必無助的承受海風無情地刮走牠們身上僅存的最後一絲溫熱…

我一定要說出來,這次淡水收容所擋風棚能順利完工,最主要還是要歸功做起事來不顧一切往前衝的Gimy。原本這行動預計最快要在下週日成行,沒想到在Gimy積極的催促下,前後花了三個人兩天就完成。不可思議的是,原本估計施工要二萬八千元,最後只用了八百元;而且這八百元還是遠從日本的Toro那裡來的。

實在非常感謝大家,謝謝Gimy犧牲週休二日來做工,謝謝Toro遠從日本送來的愛心,謝謝Natasha 捐贈浴簾,以及遠在他方關心狗狗的朋友們…

因為有你們,於是流浪的狗狗們被推向生命的終點前,仍能受到愛的潤澤。而我長久以來一直被牽痛的心,從昨夜起似乎也感到一種無法言喻的喜悅。

謝謝大家,謝謝!


後 記

LYS 3/14/98

完工後一起用餐,Gimy用工程剩餘款點了一客麻婆豆腐加菜。火熱的豆腐代表來自北國日本熱忱的心,也代表狗兒們可以過個暖烘烘的夜晚了。

報告班長 風雲變色之後

當然不同


天佑台灣
<BGSOUND SRC="mid/72.mid" LOO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