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歡與狗狗 的會客室
 
好 吃! LYS整理
4/04/1998更新

蓬萊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 LYS編 4/04/1998

輕輕的,Natasha走了,不帶走一片雲彩。
施子:
想想好像我都沒有貢獻服務過,來吧,來不及把東西交給Natasha 的番友們通通寄給我統籌。不抽稅,我把東西打包好寄給番na婆。會腐敗的不要寄,會破掉變蛋花的不要寄。

Toro:
跳蚤,妳身上又了是不是?又叫又跳的?幹嘛寄東西給我?免啦!花錢又費事,光是郵費就比包包裡面的東西貴。反正我在一二三四年內一定會回台灣一趟。現在有番友帶路,可能比較不會躊躇。我的觀光地點很簡單:夜市、小吃。

妳的貢獻挺大的,妳自己不知道而已。如果我是細心的一元槌槌,妳就是粗心的二元槌槌。不信問板主任去!

LYS偷笑:
這又關板主何事?板主若說Toro對,施子會用一拖拉庫的流浪狗把板主壓扁。若說Toro錯,如煙往事就要停擺了!板主,你有緘默的權利。

施子 :
有嗎?我有跟Toro一樣嗎?不∼會∼吧?Toro又番又呆又爆笑,我我…我不會跟這種少一根筋的阿嬤歸為同類吧?!

Toro妳不要老愛拉我作伴好不好,我顏面名聲要顧咧!不玩了,本來好好的人來到這邊都被傳染得口沒遮攔,我要改邪歸正,重新做人了。

Gimy(要做番代的人):
TORO等我禮物吧!這次就我做代表。

LYS:
Toro快說甚麼東東不能寄以免過不了關。

Toro:
妳們真要寄啊?我不知道什麼東西不能過關,因為我從未收過自台灣寄來的東西。(啊,聽起來好像很可憐!)只要不是生的,大概都可以吧。

Gimy,妳到底託Natasha 帶什麼要冰的東西,她不告訴我,只說你這個天才連鵝蛋都想得出來,還有什麼想得不出來的。

等我接到這個天才的禮物,我再向大家報告。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   - LYS編 3/25/1998

拋卻凡塵俗世事,隻身遁入桃源裡。 Natasha悠哉的過日子,羨煞所有汲汲營營為生活打拼的番友。

Toro :匆匆一通電話
Natasha 剛剛從成田機場過境室打電話來,聊了約十分鐘就說拜拜,她只能停一個鐘頭。她用日語找我,語法正確,不是我接的也聽得懂。

她聲音很甜。真有趣,彼此沒見過面還能像老朋友一樣聊天呢!

Natasha:3/28/98
人在台灣,每天忙碌不堪,事情都做不好。所以我打算每天在此地,蹓狗,吃早餐,看電影,徹底休息… 這裡好山好水的,蠻不錯。


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 Toro 3/27/1998

Gimy先馳得點,連Toro夢中哈得要死的東西都知道!
Toro :
包包到了!今早帶寶貝正要出門時,剛好碰到郵車來。你真有默契,那東西不但是我,連我老弟也日也唸瞑也唸,還時常囑咐我,回台灣時一定要找他一起去吃那東西。

中午馬上下鍋,小小ㄧ包煮了一大鍋,吃得我撐死了。ㄧ邊吃ㄧ邊聽「流浪到淡水」的CD,人生幸福的一刻!

有緣無緣大家來作伙 燒酒喝ㄧ杯  導主任,我到淡水時,咱倆一起聽這個CD,你喝紅久,我喝白酒,小妹在一旁負責添酒,怎麼樣?

那古錐的李炳輝的口白,重覆聽了好幾次。CD裡只有一首我小時候聽過的老歌:淡水暮色。聽著聽著不禁合著鼻涕一起吞下麵線羹…反正都是勾芡。

鐵蛋只吃一粒,剩下的留到晚上當下酒菜。﹝這鐵蛋真不是蓋的,會上癮﹞臭豆腐也等晚上再炸來當下酒菜。那麵線羹,雖是素的,但也讓我吃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你不用打電話去罵那家公司了,好吃!晚上再來享受臭豆腐的滋味。(謝了!)

Toro :
鐵蛋只吃了兩個,其他六個被兒子們搶走了。臭豆腐他們只吃了ㄧ口就作嘔狀,麵線倒是吃的津津有味。鐵蛋起初是左瞧右瞧,再小心翼翼放進嘴裡,嚼了幾口,四隻手就同時伸出來搶那個小袋子。等我發覺想搶救時,已沒了。

可憐尖嘴的兒子,一直在一旁等菜尾,卻一口也沒吃到。

Gimy:
: ㄧ邊吃ㄧ邊聽流浪到淡水的CD,人生幸福的一刻!

妳的幸福就是我的快樂…鐵蛋是Natasha 買的,算是替那兩個淡水幫的走私偷渡給你!


燒酒飲一杯,呼乾啦!呼乾啦!   - 酒國英雌 3/28/1998

說到酒,眾番女眼睛忽然放亮了!
莊子 :
喝了白酒,突然變小妹了?

Toro,你得小心,每次學校聚餐,大家都很怕跟我同桌,不是起酒疹,就是被抬回去。Toro,我不知道你有沒有機會幫我倒酒?!

Toro:
你才醉了!我說的小妹是Gimy,咱倆一個紅酒ㄧ個白酒,沒小妹在一旁添酒,怎麼好玩?而且,總要有人在ㄧ旁待機,準備抬我們上床

有機會,有機會,我這ㄧ兩年內就找機會回台灣,好不容易才在番友中碰到一個愛哈酒的,當然要回去一趟。

LYS :
我不會醉!(因為我酒精過敏不敢喝酒!)

莊 子 :
哈哈!那些起酒疹的就是酒精過敏!

Toro :
沒關係,你用白開水代替,或果汁也可以。不然喝Gimy上次說的不加酒精味道卻像啤酒的。我跟莊子兩人負責拼酒。不會喝的在ㄧ旁當啦啦隊。


雖是後知後覺,總勝不知不覺   - LYS 3/28/1998

慢半拍的來了!
LYS :
東西已上路,等施子寄給妳。若沒收到,表示進了獅子的口了。

施子:
什麼東西?我連個影子都還沒看到呢!別賴我!不過,倒是提醒了我,Toro,到時候我每種都先幫妳嘗兩口,看有沒有酸的,壞的,太甜,太辣的…怕妳年紀大胃腸受不了…

對了,Gimy寄給妳的是蚵仔麵線嗎?我也買了好幾包ㄝ,妳還要不要?那東西我在美國的時候也是當寶貝!

LYS:忽聞滴滴答答水聲,遍尋不著漏水,原來…

Toro :
要!要!要!﹝咦?怎麼前幾天還在客氣說心領了,吃過麵線鐵蛋臭豆腐後,臉皮頓時厚得邊流口水邊伸手行乞了?﹞

施子 :
我說這個Toro嘗到甜頭,吃沒飽嘴巴也沒抹乾淨,可能每天就流著口水守著大門信箱…好啦,等著,東西還沒收齊呢!

施子(4/02) :
LYS:東東收到,即將寄出。好吃!Thanks a lot!

LYS註:
Toro!妳這下知道甚麼是獅子大開口了!


千里送鵝毛,禮重情更重!   - 眾番女 4/07/1998

Toro於4/07收到了蕃薯國寄來的禮物,大吃一驚。

Toro :
跳蚤,包包到了。原以為是小包包,郵差送來的卻是個大包包,而且很重。我第一件事就是先看郵費,老天,ㄧ千三百,重量是八公斤半。裡面裝的是四包蚵仔麵線、ㄧ瓶油膏、…(內容略)

跳蚤說的我ㄧ定會喜歡的東東是:大樹出版的【好熱好熱犬日記】。本以為是跟減肥或洗澡有關的,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隨手翻翻,內容真是棒!當然喜歡。我手中沒有,等哪天跟紀伊國書店訂購原文版比較比較。

雖然日本關東地區仍春寒料峭,不過我感到我家已春滿人間了。真是太感謝眾番友,只能以無言表達我的心意…

第ㄧ次在網上交友,竟能交到如此熱情的番友,我覺得,我真是個幸運人兒。

Violet :
Toro婆,度小月肉燥直接吃可能稍嫌油膩了點, 建議妳買絞肉一起滷。喜歡的話可以滷油豆腐,滷蛋,豆乾等等。煮一碗麵或肉燥飯,包妳食指大動。祝妳用餐愉快!

toro :
OK!OK!謝謝。有那四大罐,夠我吃一年了。

中午吃麵線,下午又打開奶油花生酥,吃進嘴裡,記憶馬上浮現,嗯,就是這個味道!我小時候吃過啊!吃了幾個,再打開鹹餅,哇,這個也有記憶。原來都是澎湖名產?

等我吃完那一大箱東西,大概要輪到我去減肥了!

施子 :
哎呀,妳把內容物通通列出來幹什麼?好險!我本來想給它A一些自用說…妳有沒有想到我沒事寄番薯粉做什麼?是給妳做蚵仔麵線的啦!還有豆腐乳,少來,妳哪裡知道這種牌子﹝哪那麼有名?!﹞我是偶爾在附近一家小店吃到好吃而已。那油膏則沒吃過,不知好不好吃。麵線本來只要給妳三包,裝到最後還有一點空間,就把我本來留著要救急的一包也塞進去了,感動吧?

番註:A=ㄎㄧㄤ…我不會解釋。

Violet :
A的意思有"暗槓"的意思,也就是說"取用",不過帶點名不正言不順或神不知鬼不覺。解釋得夠貼切了吧?

Toro:
把東西全部列出來是想讓眾人知道你﹝施子﹞多細心,連油膏、豆腐乳也塞進去…

對了,我正在等你回來,蚵仔煎怎麼做?

施子:
嗯?蚵仔煎?我有說到蚵仔煎嗎?材料:蚵仔,蔥花,蛋,豆芽或小白菜或茼蒿菜。地瓜粉調水略為調味﹝水不可多加,量其約,最多一比一,那包地瓜粉不夠啦!﹞油要多要熱…重點在調味醬…

幹什麼?這裡變成烹飪班啦?

LYS註:跳蚤應該送Toro一本[台灣小吃食譜]!


投桃報李   - LYS編 4/08/1998

David 要與Gimy相約台北街頭,Toro忽然心生一念。
Toro :
Gimy,我給你的份你就交給David 跟他外人,如何?我另給你你想要的。這方法不錯吧?

Gimy:
阿婆,我跟你開玩笑的,你不要真的寄白米過來,等一下害我被海關緝毒組傳訊 。

我要富士蘋果。

Toro :
不會啦!你沒看跳蚤跟LYS 寄給我的東西?你當先鋒,看能不能收得到。富士蘋果真那麼好吃啊?

跳蚤 :
我寄的時候郵局的人一直叫我內容物要填,我想半天就給它填"禮物"﹝本來就是啊!﹞

「不能寫這樣啦,要說清楚裡面是什麼。」郵局問。
「ㄝ…是…東西!」
「什麼東西?」
「就是…一些吃的~零食,還有一些東西。」

我應該索性說"衣物"最沒事,可是我又不善說謊。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 LYS編 4/11/1998

Toro 4/09/98 :
Natasha在大阪!剛接到她從過境室打來的電話。六點的飛機,今晚可以上來道晚安。請大家給她個熱情的擁抱。

等了六個多小時沒有新聞快報。

Natasha:
終於到家啦!全部的飛行與等待將近二十四小時。有點累…明早要去上班﹝這樣調時差比較快﹞,然後等我朋友把寶貝狗帶回來。現在家堥S狗可以說話,很奇怪。Good night!

Toro :
明天就要上班啊?你們這群鐵娘子,身子真是鐵做的!

LYS:
Toro,妳底洗了Natasha 的背沒有?

Toro:
怎麼洗?第一次從成田機場打電話過來,匆匆一通電話,害我講大約久違十年的國語,舌頭轉不過來不說,連腦筋也給僵住。

第二通電話從大阪過境室打來,我的舌頭比較靈活了,可是腦筋仍轉不過來。說話前得先浮出日語,再翻譯成國語。

我覺得,我在網上跟你們溝通無阻,可以亂說話,但是一旦真見了面,恐怕會成啞巴。沒辦法像日語那樣不經大腦就說出來。不過,大概還可以打及格分數。

對不對?Natasha!

Natasha:
我在等Gimy的電話,她要找我出去盡地主之誼…

沒去給日本人洗背,已經覺得很烏龍了,我總要去拜見台灣幾位"大老"啊!快打來啊!


如煙往事
<BGSOUND SRC="mid/078.mid" LOO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