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整理
8/26/1999更新
_ 黃歡與狗狗的會客室 
 
微 風 午 後 氣死人的醫院花絮(之二)

醫院花絮   - 章回小說家 LYS 7/15/1999

LYS:
(下文中,阿婆的話以台語來想比較傳神。)

一日,一位阿婆進入診間,一進來就向我道謝:
『醫師啊!上次妳開的藥真有效,我一吃就很輕鬆,所以今天特地再來找妳看,想多開一些藥。』

(我翻翻病歷,上次主述背痛肩痛等老人病)

接著她站起來到外面拉了另一位婆婆進來說:『這是我鄰居啦!阿就是因為藥有效,所以把她邀來一起看病。』

第二位婆婆說:『醫師啊!妳的藥有效喔,我平日腸氣多便秘失眠脖子硬,也是讓妳一醫就好。』

第一位婆婆接著說:『對啊!上次跟妳說的下身重重,大便硬硬,經常從這個酸到屁股再麻到, 再從又跑到脖子脖子一硬就耳朵叫,快中風的型,然後阿那個頭痛睡不著,火氣大,又變成口乾口苦心頭緊緊,又從…』

趁阿婆敘述病情時,我偷看了一下記錄,病歷只記錄關節炎與便秘的資料,那來那麼多病況?再看另一位阿婆的病歷,初診,我從未看過她。

我問第一位婆婆說:「等等,妳上次是X月X日來給我看的?」

『對啊!』

我:「而她(第二位)是第一次來,我還未看過?」

『是啊!』

(接著我心虛的問,以為上次看錯病了)

我:「那妳上次好像不是說這些不舒服嘛!好像只是說腰痛痛到腳,膝蓋痛蹲不下來,所以大便不好解,其他症狀都沒提到嘛?」

第一位婆婆說:『沒錯啊!我就是因為做月子身體沒養好,所以才會帶了這麼多年的老症頭,年輕不知,到老才發作,阿經常腰子不好膀胱無力,再來就背痛脖子緊…

阿妳開的藥才吃兩三天就都好了,剩下的藥很可惜,我就拿給她(第二位)吃。因為她也是沒好好做月子引起的肚內風兼抽頭風,阿同樣也是吃藥見效。

她還分兩包給感冒感了兩個星期沒好的孫子吃,一吃燒就退了…』

「停」!我大喊。「妳到底還把藥分給誰吃?」

『沒別人了。我大媳婦白帶多,給她吃兩次說沒效就不再吃了。醫師啊!可不可以再多開幾天藥?』

我:「妳不是已經吃好了?」

『好了是好了,但這種老毛病三五天還會再發作,想多拿幾包擺在家裡準備著,若不舒服再吃。而且我第二個媳婦經常腰酸背痛又沒時間來看病,想順便…』

《明天待續》


不務正業   - 眾番友 7/15/1999

醫院花絮之一還沒寫完,LYS又跳出來寫了這篇也是《未完待續》的醫院花絮之二,惹的眾番友人心癢癢,又想罵人又想打人,連續兩個故事未完懸吊在那裡,偏偏我們這個有時有時不爽的LS,卻又不知狀況、不知死活的跑出來介紹好站…

LYS:
好站報報
有帥狗狗,美貝殼,及各種花草喔!

好花香香: 以春夏秋冬四季,分開介紹台灣本土花卉,圖美文字好,只是下載花點時間。


報妳的頭啦   - 按耐不住 7/17/1999

施子:
報妳個頭,去寫續集啦!

故事寫一半,又想到有的沒有的到處打混!這種人真的很沒有道德…

Poki:
對!對!對!即然有空,拜託快將續集告知,真的很心急ㄝ!


婆婆媽媽總算姍姍來遲   - LYS 7/17/1999

被罵了吧?活該!因為我也等的好心急喔...

LYS:
花了一番工夫,總算讓病人了解藥不能亂分給別人吃。至於我的藥治不了那麼多種病這件事,已沒力氣說明了。

我轉向第二個婆婆:「那妳呢?今天要看那堙H」

第二位婆婆說:『免看啦!她的藥吃有效,阿妳就照開同款的就好了。』

我:「可是妳的症狀相同嗎?」

第二位說:『當然相同囉,不然她的藥我怎麼敢吃!』

沒見妳少吃了!(對不起,編到這裡忍不住上來插嘴一下。)

我:「將妳的症狀說來給我聽聽。」

婆婆:『我也是年少操勞,作月子還要洗全家的衣服,三十幾歲又出過車禍撞到頭,生活艱苦沒時間醫,帶著暗內傷。到現在舊傷若發作就從心肝頭跑到腦。

阿腰子也不夠力,害我常常這裡酸那裡抽,沒一日輕鬆。阿可憐我苦命一世人,又碰到兒子媳婦不孝,常惹我生氣。

我若受氣就肩膀緊脖子就硬,接著就喘不住氣,頭殼發燒,症頭就來了。平日牙不好,只能挑軟的吃,吃多就一肚子空氣不消化,晚上手腳冰冷睡不好…』

我:「可是,妳倆的症狀不太相同啊!」

兩位婆婆同聲說:『一樣啦!都是作月子帶來的。』

我幫第二位婆婆檢查了一下,主要還是便秘加上一些身心症狀,就開藥給她。

第一位婆婆問了:『那我呢?上次開七天,阿這次開兩三個禮拜的藥給我好嗎?』

我:「可是妳不是說好了?」

婆婆:『好是好了,但是妳也說過這種老人病無法斷根,以後還會發作。沒先拿些藥回去擺著,發作時就沒藥了。我又住得遠,到醫院不方便…』

我:「等真的發作再來看病如何?每次病情不一定會一樣嘛!而且藥放久會壞,有時藥量還要調整才不會出問題…」

第一位婆婆:『醫師我跟妳講,這種病我已經帶幾十年了,病情我比妳還清楚,每次發作都差不多。

阿這樣好了,兩個禮拜不行,那麼開一個禮拜好吧!我吃這麼老了,有問題我自己負責,絕不會賴到妳身上。』

我:「妳如果真的不方便,我可以開兩天藥讓妳預備著,但是現在沒症狀,真的不應該吃藥。」

『醫師啊!妳就看在我乖乖聽妳訓話訓了半天的份上,開五天給我好了。』

我強調:「只能兩天。」(其實我心裡一直犯嘀咕,擔心她又把藥丸當糖果分。還不知道她有幾位女兒呢…)

婆婆:『那…四天如何?我絕對不再拿給其他人吃了。而且我今天不是幫妳介紹病患來了嗎?』

我堅持:「兩天就夠了。兩天吃沒好就要趕快再來看病。怕…」

婆婆:『三天好了!拜託嘛!我坐公車嘛要半小時才能到呢!我一定將藥放在冰箱,不會壞的。醫師妳看起來是好人,算是給我幫助好了。三天啦!就這樣說定了。』

我只好妥協開三天份,並告訴她,若經常發作的人,兩三個禮拜的藥都可以開;但是她的病情不同,不需要吃那麼久,多拿是浪費,又怕變質。

第一位婆婆:『好吧,三天也好。反正我上次才吃兩天病就好了。這次藥比較少,我要省著吃,不能再分給別人了。』

兩人道謝離去。

從此她倆未再回診。我不相信這是因為藥效神奇的緣故…


兩隻鵝   - 我沒說是呆頭喔 7/16/1999

聽完故事,眾番友一轟而散,只剩下傻傻的兩個人,還杵在原地討論東討論西...

Poki:
就是因為有這樣的民眾,所以健保局才要提出部分負擔,讓浪費醫療資源者多付費。先說明我是不贊成的,要罵不要罵我哦!

魚兒:
看到poki的留言,又讓我想起…台灣的宣導工作實在是差勁的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