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親自整理
12/17/1999更新
_ 黃歡與狗狗的會客室 
 
微 風 午 後 左右護法出巡記(一)

新竹聚會報告   - 施子 10/03/1999

日本阿嬤和澎湖醫生剛走,內褲送她們去坐火車。那個日本阿婆好會吃,從昨天一下飛機就一直說肚子好餓,晚餐過後回到我家,吃完零食吃宵夜,吃完宵夜說好飽好飽,可是等要睡前拿出一罐冰啤酒,又說要配下酒菜……然後今天一早又在叫肚子餓……

Toro帶來她的貓磁場,害我們去吃飯卻抓到一隻小貓,一堆養喵的女人七手八腳,最後竟是澎湖醫生一手把貓咪提起。穿白襪的小黑貓,白胸白鬍鬚,誰要?不然我打算把牠塞進阿嬤的皮箱……

對了,主任,你趕快準備好,錢提多一點,車子油加滿一點,鬍子刮一刮,頭髮梳一……嗯,沒有,這樣就好。不必穿太漂亮,因為Toro穿得很ㄙㄨㄥ/。


台南聚會報告   - 台南•台中眾番 10/04/1999

米果:
日本奶和澎湖妞今日搭十點多的飛機到台北,我有提醒她們台北天氣不穩定。阿嬤和小妞都超會吃,大伙很可憐,一群人在陪著看她們吃,尤其是日本奶,一面喊飽但仍一直吃,她還把我要給台北幫吃的安平蜜餞給黑走了,至於她們的長相,就暫時留給台北幫的去想像……

幻滅是成長的開始,主任頭不禿,但惜口如金,不管你是講啥,他一律台語回答,而且瘦不拉雞的還硬是要騎台腳踏車讓我們等他吃飯,還有不能叫他「北北」,他會當作沒聽見,雖然明明就是他最老。

我們問阿嬤飯店住幾號房,阿嬤問主任:「我們房間幾號?」 主任急急忙忙撇清:「誰跟妳我們…」

David Lin 昨日胃腸不好,所以較少話,夫婦倆(金素配喔!)只和我們在咖啡廳坐坐就走了,不過他可是所有女生最想見的人!見過的人都說聲人合一喔!

BRIAN在「我是誰」介紹時不是說他是一隻會叫的野獸嗎?結果真的只會嘴巴叫,內心膽小,一聽到要去吃東西的地方附近有很多流鶯,就有點不太願意去,難怪會被學生虧。

昨天的男生真的很可憐,本來的勢力就單薄,呆頭主任話又不多,於是BRIAN也就跟著「鼠樹」了。

小騷包長的還真是騷,長長直髮,瘦瘦身材,瓜子臉,如果我是房東的話,我也會忍不住想要騷擾她,哈!哈!

JEANNE很健談,她家的三隻貓粉可愛,都給掛了鈴鐺,水晶妳沒來真的好可惜。

煮飯花好文靜喔!白白淨淨溫溫柔柔的,少少話,好啦!好啦!反正我自己知道我話最多啦!可是一群人,呆呆的坐在那,主任那個呆頭又不太講話,啊就陪著二個妞在吃飯,好無聊!啊我就很可憐的犧生自己文靜溫柔的本性,啊就給她很咶噪了,可素我真的不素這樣的,我真的是淑女,會變得這麼咶噪還不都是主任害的,主任你要對我負責。

小騷:
其實主任的頭不怎麼禿嘛,高高瘦瘦看起來挺悶騷的,跟上次廣播裡的形象差很多;Toro很年輕,一點也不像阿嬤,害羞的我都不好意思跟她講話;L歪S皮膚有夠水的,很想偷偷捏一把,眼睛小小的有點像韓國人;David Lin和Violet真是天生的一對,郎才女貌賞心悅目;煮飯花文靜又溫柔,還沒結婚的男生快來排隊登記!

Jeanne和我早就認識了,也是那種皮膚嫩嫩滑滑型的,而且咱倆都愛看檳榔西施;米果可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好體貼好溫柔,全程幾乎都是她在安排串場,還買了蜜餞給大家吃;而且米果可是「馴夫有道」唷!米果米果,以後我結婚妳可要教教我……

Brian原來是敝校的學長,啊真好真好,不過你看起來實在不像教授ㄟ……

黃歡:
簽名 首先要謝謝米果的老公陳先生,以及Brian,如果不是他們兩位擔當司機,不厭其煩地把一票人從一店轉到另一店,昨天的台南小吃一定吃不成。

小騷跟Jeanne是從台中趕來的,煮飯花從高雄來(穿著英雄本色裡頭梅爾吉普遜穿的蘇格蘭格子群),盛情感人。

David Lin昨天不巧拉垮了,体力不支,表情木然,沒什麼話,Toro像非洲難民吃個不停,所以昨天都是米果在撐場。

因為怕找車位,我借兒子的腳踏車赴會,其實騎得蠻緊張的說,因為怕假髮被風吹走…

還有,以後多人聚會,最好在圓桌的場合,講話比較方便。

煮飯花:
多謝米果的謬讚,有點給它不好意思說……其實我本來就內向,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在一旁傻笑。

本來想說阿嬤大老遠跑來,特別穿上從蘇格蘭買回來的蘇格蘭裙以示尊重,結果竟然是主任發現的(好眼力!),主任還問我是不是「英雄本色」(梅爾吉伯遜之英雄本色)裡的那種裙子時,我還想說「英雄本色」(港片)裡有人穿蘇格蘭裙嗎?傷腦筋……

主任比我想像中的瘦,真的沒有很禿,騎腳踏車時還戴了白帽子,所以就算有假髮也不會飛走啦!而且他還向小騷打聽外宿女學生應付父母查勤之道,以備將來萬一歡小妺要離家求學時,可以視破其中玄機……

因為看過阿嬤的照片,所以一下子就猜到。倒是LYS對我笑了老半天,我還不知道她是誰,因為我把她想成是大概像Lee一樣孔武有力的神力女超人,還留著長髮,誰知道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我以為David Lin是像劍魔獨孤求敗那樣的一代劍俠,可是他本人看起來蠻和善的,落差好大!紫羅蘭好瘦,談起貓貓來眉飛色舞,真有趣。

米果騙人,她在「我是誰」裡說她有點肥,其實不會。她先生人好好,對米果又言聽計從,真甜蜜。

小騷不像ME2啦!不過她瘦瘦小小真的好可愛。Jeanne看起來很開朗,一直都是笑瞇瞇的。

啊,差點忘了布萊恩。他很少話,長得蠻高大的。如果我晚一點到的話,說不定會以為他才是David Lin。


媽祖到台北 10/05/1999

KO:
今天來了很多人,一張大圓桌都擠不下,大夥一開始就光吃,都沒自我介紹,直到快吃完時才照些相片。

還好今天TORO很幸運吃到廣東粥,總算沒有遺憾(通常茶樓是沒賣粥的)。吃完飯後到DCC的醫院溜溜,然後由他帶我們去It's pub喝酒聊天。

今天最驚訝的是:澎湖醫生居然那麼年輕,僅次於Gimy,雖然不知實際上幾歲,但若說她只有二十歲應該沒有人有異議,皮膚實在好得離奇(我以為在澎湖應該會被太陽曬的黑黑乾乾的)。

Toro今天比較木納,大概行程太趕太累了,在Pub很少說話,也沒喝很多,表情也不多,不知有啥心事?Logic偷渡他的小小貓到餐廳,他看起來就是很有愛心的人,還帶了可愛貓咪照片給眾人分享。

“那大傻”很漂亮,我一眼就覺得她應該就是……3M的……當時名字一時叫不出來,呵!她很有氣質。

“小小”坐我旁邊,平常和她ICQ很久了,今天第一次見面,以前覺得她在網站很饒舌,其實不會耶!

“咩”不紮頭髮時很有女人味,但紮了頭髮之後在PUB是最多話的一位,她的食量不小……

砲哥就是砲哥,他真的吃檳榔耶……像吃口香糖一樣。

DCC,哈!DCC比我想像中還要平易近人,話不少,蠻風趣的,ㄚ∼我忘了付酒錢。看大家都沒掏腰包,是你請客嗎?那我先謝了!呵!呵!呵!

要離別的時候我酒力不支,所以沒有隨DCC去參觀Toro的房間,有點遺憾……

施子:
奇怪,妳們為什麼都說阿嬤安靜有心事?她在新竹時話可多。我叫她去拔草,她馬上叫我拔個頭。我跟她說小喵要姓「茂呂」,她改說要叫「茂個頭」。

臨走我拿冰箱的啤酒要她帶在火車上喝,她又說要喝個頭……

嗯,該不會是吃撐了,腦袋開始冬眠了?

Lee:
阿嬤其實很年輕,真是跌破眼鏡(還好我是戴安全鏡片),Toro根本不老(是辣嬤),LYS超級可愛。我去飯店時只猜對Gimy(聽音辨人,長的是像17歲小女生)。

這次聚會實在很好玩,唯一的瑕疵是桌子太大,無法和對面的番友聊天。這樣好了,下次番聚時要規定15分鐘換一下座位。

剛開始沒能將人及名字連想在一起,可是聽了說話方式就知道「誰真的就是誰」。說真的,我倒是一直以為醫生蛋很德高望重,結果竟然是帥哥一個,而且不老!

小小26歲,竟然是我們裡頭最年輕的!還好她沒有喊我一聲阿姨。

咩最那個,先猜我是阿嬤,又猜我是LYS…我…我…我尚待字閨中說,決定了,請澎湖醫生幫我拉皮+果酸美容!

Logic不愧是喵奶爸,一看就知道是愛喵一族,還帶了一本喵子喵女喵孫的寫真集,好有趣,裡面有一隻招財貓耶。

Natasha:
以後人多,應該去新北投唱那卡西,大家可以四處遊走,喝酒唱歌。看桌上菜餚都有剩,我還一直叫小小幫忙吃,所以不敢問有沒有人要再吃湯包或甜點了。嗯,還好Toro舉手說要吃廣東粥, 如了她的願。

每個人的模樣都很有特色,吃飽了就開始打成一片。尤其是那隻小羊來了之後,大家就「咩」個不停,變成餐廳堻怬n的一桌了。

我還是懷疑,日本阿嬤此行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吃,吃,吃……


<BGSOUND SRC="../mid/078.mid" LOO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