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歡與狗狗的會客室
The Pain of Death 黃歡整理
6/11/1998更新

小 離   - Gimy 2/10/1998

像夭折了一個孩子…

真想再聽牠鬼叫幾聲,那隻割了兩次聲帶又復元的狗!
真想再拿拖鞋丟牠,看牠輕巧閃開的俐落身手!
真想再巴牠幾掌,看牠躲在籠內舉手邊擋臉邊推我的好笑模樣!真想再騎車載牠兜風,餵牠吃吐司,偷看牠偷鴨蛋…

小離是一隻骨骼發育優良,體態健美,動作靈敏的中型博美,
跑得快,跳得高,是我這兒最健康也是最吵的狗,
牠是我收養的第二隻流浪狗。

我難過牠的猝死,但相信每一個曾經經過我手中的生命,
牠的靈魂將帶著我最真摯的愛與祝福,有所歸依…


古 牧 之 死   - Natasha

3/03/1998

今天同事來問我,他和我都是養古代牧羊犬,都是公的。

他家的HAPPY 一週前被車撞了,回家後一切正常,也沒外傷。想不到幾天後,牠開始不解尿液,送到醫院,照X光,檢驗一切正常。又送去台大,仍檢查不出問題。現在牠大小便完全失禁,這兩天也不吃東西了。送去醫院打點滴,醫生說要他們有心理準備…

我不知該說什麼。他太太現在是一說起來就哭…

好難過喔!

3/05/1998

今早同事找我,拿了×大的檢驗報告,氣憤地說…﹝對醫療的質疑,略﹞。過了一會兒,我小聲地問:狗呢?

他一臉矛盾,小聲地說,昨天送到永和的黃醫師獸醫院時,醫生就說太遲了!狗兒早先可能是肝腎功能的問題,幾經折騰,後腿已經完全沒有感覺了。就算現在的敗血症救回來,牠也是痛苦一生。從來不叫的大狗,細細哀哀的發出聲音。醫生說,牠實在太痛了。男主人在妻子的淚水中,做了最艱難的決定。

他說,妻子痛罵粗心的醫生,哭了一夜,堅持把家堛瑪O點亮,因為Happy 會回家。

Happy,一隻學不會游泳的英國古代牧羊犬,我的狗朋友,乖巧的大寶貝…我怨自己沒有常常去問牠的情況,如果我早點知道,也許我可以參與牠的治療,可以早早救牠回來…

一切都太遲了。

3/06/1998

今天快下班時,接到同事老婆的電話,她大概只知道我的英文名字,怕總機接錯人,問我:「妳是不是有一隻狗叫XX?」

我說是,而且是和她家Happy 一樣品種,一起出遊的那隻狗。

然後我就聽她哭了很久,在空曠的屋子堙A她必是一再憶起心愛狗狗的一顰一動。她無法忘記狗狗最後的眼神和痛苦的呻吟,她不甘願,她不能忍受那個草率的醫生還在繼續給動物看病。我阻止她去找醫生理論,但我承諾要透過適當管道反應。我不要她變成歇斯底里的畜主,被人奚落。

失去一隻狗,竟然像是失去至親。醫護工作需要極度用心,無論是人醫還是獸醫。


The Cure for Pet Loss   - Toro 3/05/1998

我想在我寶貝年紀大些時,去抱養一隻狗來當牠的伴,並預防我自己可能患上的Pet Loss。

我不想因自己的寶貝昇天,承受不了痛苦,就拒絕其他狗狗可能給我帶來的幸福。這是日本最近醫療Pet Loss患者的最佳藥方。


死 於 新 年 的 小 狗   - 黃歡 4/28/1998

有一年除夕下午,在我公司以前所在那個鄉村的菜市場,有一隻我看了好幾個禮拜的流浪小母狗嚴重腹瀉,我耽心牠捱不過春節假期,想說趁著休市前帶去給獸醫看。

那時已經傍晚,我怕回到台南市時獸醫院已關門,只好就近找上當地鄉村的獸醫,獸醫診斷後說是細菌性腸炎,還有肚裡寄生虫作怪,沒什麼大要緊。

我把小狗帶回家,鬆了一口氣,心裡頭旋又浮現另一種煩惱:家裡頭已經客滿了,小狗很可愛,可是是雜種狗,又是母的,很難送得出去,病好後怎麼辦?

獸醫給的藥吃了幾天毫無療效,可憐的小狗持續腹瀉,愈來愈虛弱。我開始懷疑這那是單純的細菌性腸炎?

捱到初三的早上,台南市的醫院恢復看診。我穿好衣服準備帶小母狗改讓我現在這位獸醫師看時,赫見牠已耗弱地死去,才差幾分鐘都等不及…。

小狗寂靜而突然的死去,死亡的氣息霎時壓得我喘不過氣。我難過的閣上小狗雙眼,撫摸著牠的額頭,想著從足月被流放到患病身亡,短暫無辜的小生命…除夕帶牠回家時,我還耽心牠癒後的收養問題,結果牠卻是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想來令我愧疚割心。

雖然我們從未正式養過牠,只是在除夕夜收留了牠,孩子們還是給牠取了個名字叫「滴噠」,因牠搖動短尾巴時有著像時鐘擺錘的韻律。

女兒隨後而至,要抱起滴噠,
「不用去醫院了,滴噠死了。」我頹然阻止她。

女兒當時首次接觸小生命的死亡,半知半解,不知所措,
「死了?那我們趕快帶牠去給李醫師看,趕快。」她焦急催我。

「已經死了,」我不忍心地解釋:「死了-就是醫生也沒辦法…」。

那天下午我們把滴噠帶回鄉村埋葬,孩子心中充滿了悲傷與不捨。「你當時應該帶牠給李醫師看。」女兒怨我。

「如果在牠還沒有生病前就帶回家,就不會這樣…」她反覆喃喃的說。我無言以對。

雖然無論滴噠以何種方式死去,對我來說都是痛,可是偏偏選在百業休市的春節發病,再加上我的處理不當,使得牠在鞭炮聲中孤獨的含恨死去,始終令我耿耿於懷。

兩年前我們公司搬離了那個鄉村,我對那個地方感情深厚,一直唸唸不忘。一來是我喜歡它的鄉村景觀,二來是我在那兒第一次接觸流浪狗,那一段時間我認識許多狗狗,有的現在還在,大部份不知所去…。每次回到那兒,往事歷歷,心痛依然。

那個鄉不知什麼原因,流浪狗特別多,比現在這個鄉多很多。我有時會矛盾地慶幸自己不再住那兒,否則我收養的狗兒一定不止現在這十隻…


輪 迴   - Toro 5/13/1998

日本有個作家,堅持:「飼主因故無法繼續養狗時,應把狗帶到獸醫處,讓狗躺在主人懷裡安心進入永遠的睡鄉,也讓飼主親手承接死亡的沉重。」

我非常贊同這個說法。與其放生讓牠流浪街頭備受唾棄與虐待,不如讓牠死在主人懷中。

日本,百分之百的獸醫都肯定狗也有靈魂,有死後的世界。

動物有沒有靈魂,我當然不知道,不過我相信,可能有。以前曾讀過一本書,說動物有靈魂,也有死後的世界,但不像人的靈魂是獨立、永存的,而是集體的。就像魚鱗或植物鱗莖一樣,一片鱗代表一個動物的靈魂,然後集體成長,待成長到某一程度時,再投胎轉世為人。狗狗有狗魂集體,動物中靈性最高的馬,也有馬魂集體。但生前飽受飼主寵愛的動物,則是個體靈魂,因牠們跟主人的關係非常密切,所以靈魂成長得較快。


金 剛 砂   - 施子 6/11/1998

我什麼都不信。但是我相信有外星生物。我也相信宇宙中有許多科學不能解釋的事。

宗教神鬼,我是不信的。但是,我前天去要了金剛砂和裹屍布。

諾那•華藏精舍在新竹有一家分舍,就在我往獸醫院的路上。星期一,帶著兩隻小狗要去結束牠們生命時,我決定去精舍尋求協助。對死掉的動物,除非我有特別的感情或有方便處理的地方,否則,我都是打包後放到垃圾場。每次這樣做,心裡都有一點不自在,不是為自己,而是為死去的生命。萬一萬一,那些人說的是真的,萬一,我這樣做真害牠永世不得超生?

有人說金剛砂和裹屍布可以幫助牠們來世投胎當人。有人說,撒了金剛砂的狗屍不會變硬…我不懂,但,只是舉手之勞,算我為牠們做的最後一點事。

畢竟,是我帶走牠們的生命…
其實我想,這樣做至少有一點好處∼可以安慰人心。


寶 貝 再 見
<BGSOUND SRC="mid/042.mid" LOO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