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Lin 4/ 18/1998


小 飛 俠


...Peter Pam 醒目的綠衣紅披風,還有永遠的笑容...

前幾個下雨的台南夜晚,我發現巷口燈柱下一條奇怪的身影:一隻四腿矮短的狗,身後拖著一段東西,雨夜中,看不出什麼。

...他總是如風一般的出現,讓海盜們喪膽...

前一個下雨的台南夜晚,我在巷口垃圾站旁看清楚牠身上拖著的是半截廉價雨衣,7-11賣30元的那種。正想上前弄清楚一點,牠便一煙溜的跑開了,伴隨著唏哩囌嚕的膠布拖地聲,活像小飛俠穿錯了超人的大號披風。

回家問問娘,看看她有沒有看到小飛俠?
「有啊!是一隻小狗,白天躲在下面周太的樹叢裡,看到人就跑。」
「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惡作劇把牠綁上的,我想幫牠解開,但是好兇哦!我那天拿水給牠喝牠還吠我!…真是沒陰功…」
我不由的想起「橡皮筋傷害狗的故事」,一隻受虐且害怕人類的朋友,身上繫的可是要命的披風!?連忙請娘幫忙出門捉狗,多困難都得試試。

…虎克船長捉到了仙女,把她鎖在籠子堙A跟著便是Peter Pam...

我繞了 270巷跑了三圈,小飛俠還是保持領先,我先是賴自己穿錯了鞋,再嫌牛仔褲不方便,跟著想到自己再幾個月要去當老兵跑五千,當場洩了氣。

「媽…媽…呼…呼…不成,您得在這一頭…嘿…堵牠…呼…嘿…他媽的!…踩牠的…牠的披風!別別!呼呼…用手抓…」我的眼鏡開使霧了。

小飛俠雖然跑的快,可是卻很有規律的循著巷弄圈子跑。捉不到面子事小,牠的小命也凍過涼水…一轉眼!小飛俠居然轉入一條窮巷!我趕緊跟上,牠先吃驚地愣了一下,跟著回過頭朝著我猛衝,我打開強光手電筒,左手抓下…

...有一陣子,我娘蠻欣賞Peter Pam牌花生醬...

一隻手倒提著的狗,眼神一如倒提的雞,沒有哀鳴只有認命的恐懼。
取過母親手中的毛巾蓋住牠的頭臉,再解開綁在牠腰上的紅繩黃雨衣,皮毛間一道深深的勒痕浮現。才一鬆手,牠便急急忙忙的躲入矮樹叢裡,我也輕鬆的吐了一口氣。

小時後我也虐待過小動物,如今才知道無知有時也是一種罪過。不懂的如何去愛,便不知道他人的痛苦,不曉得尊重,便會讓玩樂沾上血污。如今的教育要如何教導孩子們去敬重自然?如何去愛護生命?又應該如何告訴他們,只有自願肩負披風助人的,才是自由歡樂的小飛俠?

...Peter Pam說:「我還是想留在這神奇的島上,這樣我就可以不用長大,愉快的生活!」…

但願我能看顧這奇妙的寶島,與那些沒有披風的小飛俠。


流浪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