ㄍㄨㄟˇ故事Ⅲ


砲哥 on July 29, 1998 at 16:21:08:

話說今年二月下旬某個星期六凌晨,砲哥到附近醫院急診處救護勤務組,找值大夜班的友人打屁聊天。

三點左右,附近民眾打電話通知說有車禍發生,值班救護車司機載著護士出門趕往現場沒多久,就傳回了狀況嚴重之無線電通報!!

現場是一部雅哥轎車酒後肇事,連續撞斷了兩根電線桿後,卡在第三根半倒的電桿上,整部車扭曲成U字形,成了一團廢鐵! 砲哥剛到現場時,車頭引擎室已經隱約地冒出了火光,嚇的偶趕緊拉出後行李箱裡的泡沫滅火器,衝上前去先壓制火勢再說!!

火勢一下子就壓制住。在開始動手準備破壞車身之前,必須先檢視傷患狀況,如果確認已經死亡 (譬如身首異處或者燒成焦炭) 還得等檢警同意!!因為傷患軀幹卡在右前座與車底板縫隙間,必須將身體探進車廂內,才有辦法進行檢視,砲哥拎著手電筒湊了上去! 嗯─還好嘛,頭還掛在脖子上!!咦? 不對哦! 有點眼熟─哇糟糕!!砲哥就像踩到地雷般跳了起來,轉身朝著全瞪大了眼睛的弟兄們高分貝鬼叫:「卡緊咧! 夾在裡面的素"水晶"!!」

一票人七手八腳地把"水晶"挖了出來送上救護車,在這之前雖然先行急救已復甦,但上了救護車後,護士妹妹又什麼都量不到了!!救護車很快地飛馳抵達XX醫院,急診處上下插管的插管,打針輸血的打針輸血忙成一團﹝因為肋骨斷掉無法心臟按摩或電擊),搞了將近二十多分鐘,生命跡象才趨穩定!!

斷層掃瞄結果很糟,兩排肋骨全部斷掉,多處內臟大量出血,隨時有生命危險!!所幸的是腦部除了嚴重震盪外,並沒有出血或其它傷害!!家屬趕到後,很快地就簽下手術同意書,推進開刀房裡去!!

手術很成功。第二天下午砲哥跑到 I.C.U去探視時人已經半清醒,"水晶"嘴裡插著呼吸管,伸出插滿針頭的手緊緊地握住砲哥,眼神中充滿了感激!!

五天後,"水晶"轉到了普通病房,砲哥週末去探視,他再次緊緊地握住砲哥的手向偶致謝─雖然說,如果沒有一票救難弟兄將車體破壞把人救出,"水晶"一定沒有活命的機會,但道謝一次就夠了,幹嘛那麼客套? 大家都素好弟兄呀!!

又過了一個星期,砲哥前往探視,才一剛踏進"水晶"的病房, "水晶"又來了─他再次緊緊地握住砲哥的手,語氣間充滿著感激!!

「大砲,真的很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哭爸咧!!你倒底要謝幾次呀? 」砲哥半開玩笑地回答他。

「真的真的,我一直沒有機會見到你,向你當面致謝!!」他一本正經地回答!!

????????????????????????????????????????????????

當天晚上,砲哥又跑到醫院急診處救護勤務組,值班人員正好素"雞母"的親弟弟。 砲哥才剛提起"水晶"竟然不記得偶去探視他好幾次這件事,他便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照片,遞了過來!!

「派出所在現場照到的! 昨天"水晶"的家人已經請法師去收魂了!!」

他快退伍前沒多久,連上有位班長不慎被坦克車壓死! 那位交情不錯的班長就和他站在事故現場,撞成廢鐵般的雅哥轎車旁。而照片中的班長沒有下半身!!


Natasha on July 30, 1998 at 00:22:20:

以前在醫院堣u作時,最怕和一個有陰陽眼的學姊值夜班。病人大多就寢,病房堳雃w靜。但我們兩個夜班的人還在按照schedule忙東忙西。然後,我會看到她的眼神飄忽,這邊看過那邊去…

此刻想來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