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S 整理 12/06/1999

阿  弟

David Lin: on November 01, 1999

If be gift, be the God's gift.

阿弟絕不是可愛的狗,牠很吵,風吹草動都會吠半天,也不管是白日或深夜。破壞性很強,啃掉過我機車的擋泥板。有一陣子跑丟了,說實話,我還有些許高興。

牠是一隻迷你雪納瑞,自小就是位美麗女子的禮物。美女居家不便,於是交給其妹與妹的男友打理-他們是我鄰居。雖然院子很大,阿弟還是很吵,從小就吵。

轉眼三年,阿弟活潑的吵了三年,我看牠的主人早出晚歸,看牠的主人分分合合。漸漸的;阿弟沒人幫忙洗澡,沒人整理。慢慢的,阿弟關在籠子堛漁伅〞齯F,飲食有一頓沒一頓…再來,阿弟開始掉毛…

男女主人分手了,阿弟在籠媄菑F兩個月,糞便疊有牠一半高,一身介癬與皮膚病。一晚我翻過牆,拆了牠的籠子,阿弟興奮的啃掉掃把。從此阿弟變成我家接濟的食客。

某日,阿弟有意無意的走丟了,三年來少的寧靜。望著那如我媽不幫忙掃;便一世無人清理的若大庭院,心情複雜玩味。

兩週後的一日,我在獸醫處認出阿弟-牠那宏亮的吵鬧聲。原來是有人拾獲,正考慮是否收養,故先送來給醫生看看。我告訴醫生阿弟的故事,如果有人要認養,希望牠會有好歸宿,別再回那冰冷的家。但一日後嚴重的心絲蟲報告,令牠無處可去…

阿弟回家後不再被關了-我開口罵了他的主人,但從此他再也沒餵過阿弟一頓,更加晚出早歸。阿弟月前開始咳嗽,半夜的叫聲不再宏亮,牠的蝙蝠俠主人仍舊不聞不問。上週房東來,才知那瘦小白淨的傢伙十個月沒繳房租。撥了幾通電話找到人;那頭說好會設法解決,次日便逃之夭夭,留下肺炎的阿弟。

送醫後醫生告訴我:阿弟不單止是肺炎,如果不治療心絲蟲,牠的肺與腎都會有危險。但五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問題令我選擇了便宜的消炎藥。阿弟仰頭看著我,還掛著兩條頑童才有的黃鼻涕,獸醫的診療臺是這般的高,令我在牠的眼中看到了我的眼,從牠的心中感到了我的心,我頓時後悔曾厭惡過牠,後悔為何沒有早些幫牠送醫,後悔自己遲來的慈悲與正義。更懊悔自己的無能為力…

「阿弟!」我說;牠搖了搖短尾。
「我們回家」…

阿弟現在是我的第十八隻狗,無論牠多吵多皮,局勢有多麼不景氣,我將會治好牠的病。

"We will make it! You little gift. "
我隔著短牆望著牠說,阿弟輕搖著尾巴,裝著一付聽懂的表情。

…… 幾個月後,阿弟又再度出走,從此沒有回來。

上帝的禮物,只有上帝知道最終會送到那堨h…

David Lin 寫於1/01/1997,修改於11/01/1999
給諸位一個,兩年來我仍盼不到結局的結局。


寶 貝 再 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