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S 整理 10/17/1999

福伯何處去?

Natasha: on September 14, 1999

狗節園遊會那天,買了一本書,「和牠相伴一生」-葉力森,廖瑪琍著。今天開始閱讀。

第一篇居然是「老兵和他的八十隻狗」,老兵叫「福伯」。我想,我認識他,他叫邴福。

八月份搬家之前,我一直住在和平東路附近的一個公寓眷村。邴先生是早期部隊老兵,那地方改建為眷舍後,他就留下來做村口的管理員。

他總是打赤腳,穿汗衫,身邊跟著幾隻狗。他常常大聲和村裡的人叫罵,罵對方是共產黨,因為對方叫他把狗趕走,不可以再收留狗。村堛漱H還叫捕狗隊來抓,連他養的狗出來「放風」都被抓走。後來我每出門上班,只要看到捕狗車在巷口,就趕快跑回去叫他把狗關好。

他喜歡我的狗,所以我每天都有機會和他聊些狗言狗語。幾次看他騎了摩托車載狗,才知道他都送狗狗去台大附設動物醫院,打預防針或看病。看他載了狗糧回來,才知道他給狗狗吃標準的乾狗糧、狗罐頭!(他每個月薪水不到兩萬元)

有一晚急事找他幫忙,問明他的住處,我就往村堛漪※吨中艅哄C雖然還是聽見狗聲沸沸騰騰地,但我一走近才知那真是…壯觀!八十隻?一百隻?氣味與聲音,都很難再叫我靠近了。

我不敢勸他少收一些狗。常有人把狗丟在社區門口就跑,教他不收留怎麼可能呢?他又能如何處理他滿屋子的狗呢?

有一天,他打電話給我,要我幫他寫存證信函和一封給媒體的傳真信。他說,村裡要趕他出去了,他要向上級控訴。帶著許多的狗,他決定長住流浪動物之家做義工,所以他要寫信給媒體,因為流浪動物之家也要被迫搬遷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消失了,狗也都消失了。村埵酗F新的管理員,捕狗隊也定期來巡邏…

你是否遇過邴先生?他在那個流浪動物之家嗎?


雙魚: on September 14, 1999

妳說的福伯應該就是我們年初上小北投幫忙時提及的退役老先生(可參看流浪狗話題裡世聯會保育場幫忙記事),那是台北世聯會的保育場,不過照妳上面提到的事,那麼那裡的狗,大概大部份都是老先生帶去的。

好像幾個月前有位台中的朋友上來板上留言,說是台北世聯會保育場要撤除,當時我有請MICRO跟世聯會的卓太太打聽實情,不過沒下文。


流 浪 狗 話 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