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黃歡與狗狗 的會客室
 
萬 物 皆 有 情 LYS整理
4/05/1998更新

人 在 異 鄉   - 出外人 3/28/1998

Natasha:(於加拿大)
剛帶哥哥的狗去看醫生回來。一隻西施狗,被他養到十六磅,居然沒注意到牠生病了。

醫生態度真是好得不得了,對狗溫柔,對人解釋也很仔細,令我感激涕零。外國狗真好命!

Natasha:
我哥哥的一個客戶,為了給孩子較好的環境,先生留在台灣,她帶了兩個孩子移民到加拿大。

她剛打完一場官司。原來是,孩子得了「氣胸」,外國醫生說要開刀,母子倆一聽到開刀,腿都軟了,決定回家吃中藥,看能否改善。但是外國人說她沒有照顧好孩子,在謀殺自己孩子,保護兒童協會出面告她,惡夢從此開始。

她花了很多錢請律師,最後案子不成立。但是她哭著告訴法官:「你們用自己的方法對待不同的文化!我的心肝寶貝,我怎麼會謀殺他!」

她的孩子,真的吃中藥好了…大部份的中國人相信古老的醫學,老外恐怕很難理解。他們會因為你打孩子而告你,因為你沒有蹓狗而告你,因為你沒有剪草而告你…

台灣,真好!?

Toro:
Natasha,在電話中我忘了問妳,妳那個古代寶貝誰在照顧鎮?

還好我住在日本,不然,我家老早就被鄰居告說我不剪草坪,違害美觀。不是不剪,是兒子講了我幾句:『我們家的院子最大,雜草選在我們家生存自有它的道理,毛毛蟲選在我們家吃花苞也自有它的道理!』

結果我ㄧ株梔子花養了三年,從未聞過花香,含苞待放時就被吃掉了,哪來的花香可聞?

最近天氣逐漸暖和,蒲公英大概快要露臉了,兒子也不准我挖掉蒲公英…等夏天,我再寄照片給Gimy讓她貼出來,你們就知道我家的院子有多慘。

施子:
Toro,蒲公英不剪,鄰居真的有道理告你。因為人家花錢保養的草皮,一陣風就把你家蒲公英的羽毛種子吹過來啦!雖然我後院沒草皮,但是我還是常常得翻牆到隔壁撿掉那些一公尺高的蒲公英。

說到毛毛虫選在妳家生,前幾天就有這麼一隻笨蝴蝶媽媽跑到我家四樓臥室的玻璃窗上生蛋,一堆卵黏在玻璃上。今早,小毛毛虫孵化了,一隻0.5 公分,有近百隻吧!我在想,生物應有求生繁殖的本能,這隻媽媽把孩子們生在這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自己就跑了,小虫們靠什麼過活?就算牠們會牽絲,也牽不到隔壁的花圃去啊!而且等下午西曬的陽光一照,沒餓死也先成乾了!真沒概念的媽媽

LYS註:施子自從生了小獅子後,對媽媽兩字就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Toro :
對啊!對啊!大家都應該知道蒲公英的厲害吧!可是兒子們就是不准我剪,還等蒲公英變成毛毛花花的棉花時,故意把寶貝放到院子,去追那些滿天飛的種子。

連直徑二十公分大的蜂窩,也說隨它們去。而且有好幾個。不過說也奇怪,我們進進出出院子,兒子們還得每天到車棚下推腳踏車出來騎去上學,卻從未被蜜蜂咬過。﹝蜂窩就在車棚內﹞可是我家那個一年兩次來剪樹木的園丁,每次都會被咬得哇哇叫,很奇怪。

我最近開始覺得,蜜蜂可能也會認主人。雖然我從未喂過它們飼料。

Violet:
Toro,怎麼妳兒子聽起來像澳洲原住民?認為所有生命都有它生存的道理?如果澳洲原住民知道其他民族也有人跟他們一樣想法,一定不會認為這世界已快被變種人毀滅了。我們這群生活在都市及仰賴高科技生存的人就是他們口中的變種人

LYS註:語出智庫文化[曠野的聲音]

Toro :
就是說嘛!我也搞不懂。家中三人一人ㄧ台電腦,各有自個兒的世界。共通的世界正是比爾蓋茲、院子的花草鳥蟲蜂蝶與地中的鞦蚓

Natasha :
以前的工作幾乎兩個禮拜出國一次,寶貝狗也不得不適應帶著狗碗到別人家的宿命。放到沒有小孩的朋友家, 至少每天有人說話,好過被關在什麼動物旅館的小籠子裡。牠只是曾經拆了人家一扇浴室的門而已…

那天,我拉出行李箱,牠過來嗅嗅,眼神就不一樣了,靜靜在一旁看我整理東西。最怕牠這種眼神,好像無奈到默然承受的地步。

同學說我有自閉症,從不晚歸,也不愛出門。因為我不要牠自己在家。眼睛看不見的狗,是很缺乏安全感的。牠現在應該被朋友照顧得很好,我只是有點想念牠而已。Toro,Thanks for asking!


不自由 毋寧死   - 愛屋及烏族 3/30/1998

陳兆偉show了一群流浪狗在收容所的照片。雖然後來都有一個家,多個有愛心又負責任的主人,但大家誤以為狗兒全日被關在籠中,引發了對自由的討論。
LYS:
比起杜小妹家,牠們住的是皇宮!有時候有主人反而墮入地獄

施子 :
唉,牠們住的是還好啦,可是我還是無法容忍動物被長期監禁。人們常認為看到血才是殘酷,卻往往忽略了失去自由時每分每秒每日每月的痛苦煎熬。

犯人都還能「放風」,如果要終生監禁在小籠子裡,我想連人都寧願了結生命。

「有時候有了主人反而墮入地獄」,我極同意。 (我指的是杜小妹的狗)。

陳兆偉 :
照片中所養狗狗很幸運,除了患病或剛接受完結紮手術需要隔離保護的狗之外,其餘全部一律不關,一天廿四小時自由活動。伙食也佳,乾狗糧是正餐,正餐外有多款小食。地上一見大小二便,菲律賓藉女傭立即清理,確保環境衛生安全。

我認識的多位朋友所養的流浪貓狗,在正常情況下一律不會關起來,大家可以放心。

Violet:
鳥也一樣。昨天早上救了一隻被貓咬了的麻雀,為了讓牠活下去,只好先將牠關起來。今天看牠好了些,實在很想放了牠,又擔心牠未痊癒就又給貓們當食物了,只好忍著點。看牠在籠子裡一付"鬱卒"的樣,實在不忍。

施子 :
唉,有時想想真悲哀,我們既要救狗,又要救被狗咬的貓,還要救被貓咬的鳥。再來還有什麼?被鳥啄的蚯蚓?

對啦對啦,被囚禁的寵物中,鳥是最不合理卻被公認最理所當然的。尤其那些提著籠子蹓鳥的人,還在籠子上罩一塊黑布,說是讓鳥鎮靜,其實是混淆小鳥的生物時鐘,真他×的#&*%#!(這種人香港好像很多ㄛ?)

陳兆偉:
香港的確有很多人把各類鳥關在籠媥i,大多是40歲以上的男人。雖然表面上很關心牠們,例如給牠們吃上等乾飼料和草猛 (很可怕!),常給牠們洗澡,帶牠們到有樹有花的地方跟其他籠中鳥見面、「聊天」。可是,卻終生剝奪了牠們展翅高飛的自由,猶如剝奪我們走路的自由,殘酷得很。

若可以選擇的話,我深信牠們寧要自由和面對不安穩的生活,也不要坐於井底過飯來張口的一生。

何時人類才會普遍醒覺自己在虐待牠們呢?


如煙往事
<BGSOUND SRC="mid/spring.mid" LOOP=4>